即时开奖现场报码|生财有道报码聊天室

業內動態

最新動態NEWS

你想了解的關于花田喜事的最新動態

·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 > 業內動態 >

邵陽婚慶公司——花田喜事個性化婚禮,離我們還有多遠

發布日期:2014-02-28 14:13:38   來源:    點擊:

戚斌說,兩年來,每年結婚的新人中,有15%左右的新人已經將注意力移出了酒店,開始嘗試個性化婚禮,他們有的旅行結婚,有的通過內地比較成熟的婚慶公司去國外操辦不同風格的婚禮,他們對婚禮的個性化需求,對婚慶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近年來,關于婚宴難訂的聲音不絕于耳,諸如“婚宴要提前一年訂”的說法隨之流傳開來,讓將要結婚的年輕人很是“恐慌”,婚宴真的那么難訂嗎?

  吉利的好日子受熱捧

  婚宴預訂好比過山車

  2月24日一大早,烏魯木齊市民張大叔來到鑫都大酒樓婚慶服務中心,他要幫兒子挑選一個合適的婚宴日期,當他接過婚宴登記本翻了兩頁后,眉頭就緊鎖起來。3月全滿,5月基本沒有,8月的好日子全滿,10月還有幾個場次,時間還要和家里人再議,等日子議好了,也許又被別人訂了。最近一段時間,張大叔總是跑了多家酒店,找到合適的空檔再與家人商議,但日子多數不理想,婚宴的日期因此一直無法敲定。

  記者接過這個預訂簿,仔細翻閱后發現,婚宴登記日期呈現明顯的不規律狀態,除了6月、8月這些好月份被“熱訂”外,4月基本全空,一些月份也呈現某個周末非常密集、其它時間空閑的狀況。

  烏魯木齊市鑫都大酒樓銷售部經理緱成霞說,忙的時候所有宴會廳全部開放,一天接待12—14場婚宴,淡季時一天只有兩場婚宴。

  還有一個變化就是預訂的時間,過去婚宴都是提前一年預訂,酒店也方便安排,調整安排時間也比較充足,現在,顧客都喜歡提前三個月左右預訂,這就加劇了關鍵節點的擁堵。

  其它一些酒店情況類似。尊茂銀都酒店婚禮顧問趙彩云說,今年7—9月期間的婚宴大部分都是去年年底預訂的,而眼下3月、4月一些“不起眼”的日子,卻還有空位。

  記者又致電明園新時代大酒店婚宴預訂中心,得到的答復是,如果要選好日子,那婚宴就得排到12月了,如果不挑日子,7月初的也能訂到。可見,婚宴預訂市場上冷熱不均的現象已不是個例。 挑時間、挑場地、挑規模 辦一場婚宴要求高

  記者從烏魯木齊市民政局獲悉,2012年,烏魯木齊市結婚登記人數為25333對,2013年這個數字是25738對,結婚人數小幅上漲會加劇婚宴的“過山車”現象嗎?

  烏魯木齊市婚禮慶典協會秘書長戚斌說,雖然結婚登記人數小幅上漲,但從行業部門統計數據來看,全市每年大約有1萬對新人在酒店舉辦婚禮,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接近10%的速度下降,雖然結婚人數小幅上漲,但酒店舉辦婚宴的總數并沒有增多,因此也不會加劇婚宴的“過山車”現象。

  酒店也有同樣的反應。緱成霞說,兩年來,雖然在特殊日子里,婚宴預訂越來越火爆,但鑫都大酒樓全年婚宴接待量并沒有增加,處于基本平穩略有下降的狀態。緱成霞認為,這是因為烏魯木齊市能夠舉辦婚宴的場所正在不斷增加,很多酒店、會所都加入承辦婚宴的隊伍,分流了辦婚宴的顧客。

  “主要還是觀念問題。”戚斌說,隨著物價水平的不斷提高,酒店婚宴已經從“賺錢”變成了“賠錢”。在六七年的時間里,酒店婚宴用餐標準從平均一桌700元增加到如今接近1600元,檔次高一點的酒店一桌酒席已接近2500元,禮金回本的能力越來越弱了。

  這導致人們對婚宴的認識發生了一些改變。戚斌認為,如今的婚宴更加注重親朋好友間小范圍的慶祝,已不再是過去大擺一場收點禮金的模式了,因此人們也更加注重日子的重要性,希望在一個吉利的日子和朋友分享這一喜悅。

  酒店的變化也證明了這一點,趙彩云說,這兩年,婚禮規模也正在不斷縮小,曾經大擺六七十桌的婚禮基本見不到了,現在的婚禮一般都是30桌左右,甚至還有10桌左右規模更小的婚禮。

  戚斌還認為,導致婚宴出現“過山車”現象的另一個原因是文化上的差異。在中國傳統婚慶文化中,婚宴應該是在晚上進行,如今在南方一些城市,婚宴依然多在晚上舉辦,避開了白天酒店的日常接待,但新疆卻并沒有這一習慣,很多人扎堆在中午辦婚宴,讓酒店更難調劑安排。

  從烏魯木齊各大酒店婚宴預訂情況來看,基本沒有人愿意在晚上辦婚宴,如果愿意在晚上舉辦婚宴,不僅能選到好時間,還能挑選心儀的場地。整體提升

  整體提升、避免扎堆

  婚慶產業發展是出路

  除了改變傳統的結婚觀念外,婚慶產業的發展要比人們觀念的轉變更為重要,“婚慶行業整體發展,才是避免類似扎堆熱的根本辦法。”戚斌說。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脫離酒店操辦自己的婚事。戚斌說,兩年來,烏魯木齊市每年結婚的新人中,有15%左右的新人已經將注意力移出了酒店,開始嘗試個性化婚禮,他們有的旅行結婚,有的通過內地比較成熟的婚慶公司去國外操辦不同風格的婚禮,他們對婚禮的個性化需求,對婚慶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但讓人遺憾的是,烏魯木齊市目前大多數婚慶公司并沒有訂制個性化婚禮的能力,多數還處于為婚禮提供車輛、場地、酒水服務的原始發展階段,為新人提供個性化訂制的能力還差得很遠。“內地一些婚慶產業較為發達的地區,婚慶公司已經可以做到婚禮場景訂制、提供場地、相關產業整合等多種功能,成為整個行業發展的推動力。”戚斌說。可以預見,就算一些新人希望脫離酒店辦婚禮,也會因為無法找到相應的婚慶服務提供商,而不得不回到酒店中,辦一場傳統的婚宴。

  新疆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吐爾文江·吐爾遜認為,新結婚方式的出現是人們生活水平不斷發展,社會文化呈現多元化、現代化發展趨勢的一種表現。在新疆乃至全國,傳統婚慶模式仍會是主流,但是新的婚慶方式會不斷出現。不管是傳統婚禮、民俗婚禮還是個性化婚禮,只要是摒棄陋習、符合法律法規的都應該鼓勵發展,這將有助于現代文化的發展,也有助于多種文化的交融。

  婚慶行業要發展,婚慶公司一定要先行。戚斌介紹,今年烏魯木齊市婚禮慶典協會計劃大力扶持本地婚慶企業轉型發展,吸引社會資本進入婚慶產業,以協會為公信平臺,整合酒店、婚慶策劃等多個產業,提升本地婚慶產業的發展水平。

  短評從婚宴經濟到婚慶經濟本報記者成越越在烏魯木齊市結婚登記人數變化不大,酒店接待能力正在擴展的情況下,烏魯木齊市市民仍然感覺到酒店難訂,有關人士分析,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還是因為人們結婚方式比較單一,受傳統觀念影響,必須要到酒店舉行婚宴。長期以來,婚宴帶動的經濟產業,被稱為婚宴經濟。

  從婚宴經濟到婚慶經濟這個稱呼的變化,也展示了婚慶產業的一次升級。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一生只辦一次的婚禮,是一個必須舍得花錢的儀式,對一些年輕人來說,新的婚宴模式開始產生,比如旅行結婚,慈善婚宴等等,新疆一些年輕人選擇到外地舉辦小型婚禮,或者將婚禮的禮金捐獻給慈善機構,或者到烏魯木齊SOS兒童村舉辦婚禮,同時為孩子們送愛心,這些方式都改變了傳統的婚禮模式。還有一些人開始委托婚慶公司,訂制個性化婚禮。個性化的婚慶方式正在拉動婚慶經濟。因此,婚慶產業也應運而生。

  婚宴難訂,已經成了一種社會現象,其背后,牽涉到了傳統的婚慶觀念、人情往來的習俗以及消費習慣。隨著“80后”個性化婚禮的不斷增多,人們的傳統觀念也在發生轉變,新的婚慶經濟正面臨一個發展契機,成為一個新的經濟增長點。

即时开奖现场报码